日日夜夜。

用时五小时。果然我还是喜欢他俩......黒园白社标配啊!!!可惜画到最后也没有画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全员/含佣医社园厂律裘杰】

不好意思我先转为敬

云志安在:

#ooc,ooc,ooc预警
#非本格架空推理
#喜欢的话红心推荐一条龙,你的喜爱就是我爆更的动力(◍˃̶ᗜ˂̶◍)✩


#我辜负了父老乡亲,最近很忙所以更新有点不稳定真的很抱歉……


前情回顾:chapter two


怕被屏蔽还是全程走外链啦!给大家造成麻烦很抱歉


chapter three

【全员/含佣医社园厂律裘杰】上帝之城

爆夸这个鱼鱼,她真的太勤劳了!!!

云志安在:

#ooc私设皆有
#热度过35加更5000,精彩剧情等你解锁xx
#刚刚被屏蔽了……心酸的一笔_(:з」∠)_
#喜欢的话留下红心推荐,谢谢你们的喜欢w


前情:chapter one


全程走外链:chapter two

【全员/含佣医厂律社园】上帝之城

夭寿啦,鱼鱼终于更新啦

云志安在:

#ooc,ooc,ooc预警
#非本格架空推理
#喜欢的话红心推荐一条龙,你的喜爱就是我爆更的动力(◍˃̶ᗜ˂̶◍)✩


你好,这里是由“庄园”汇集起的一群人,他们会为你解决非正常社会现象。


哦?你问这个组织的名字?


黑幕,为您服务。


chapter one 空气杀人事件(1)


“您好,这里是黑幕。”


海伦娜·亚当斯的眉头皱了起来。


“您再说一遍……是发现了尸体对吗?”


       晚上五点,富伦特街道。


        艾米丽·黛儿给尸体盖上白布,“现在只能看出是窒息死亡,颈部没有勒痕,具体还要回去才能详细检查。”


        她站起身,头上的帽子歪了一下,躲藏在内的头发险些漏了出来。一旁的奈布·萨贝达替粗心的艾米丽扶正了帽子。


         这个年代的医生少之又少,更严苛的是对法医的要求,绝对不允许女性担任这个职位,所以也绝对不能暴露艾米丽的身份。


        “谢谢。”艾米丽小声地道谢,然后迅速地提着箱子进了车内。减少曝光度也是减低暴露的可能性。


        威廉·艾利斯吹了记口哨,奈布挑起眉梢,看向自己的同僚。


        明显察觉到某人不悦的威廉立马抬起担架:“走吧,伙计。”


       奈布则沉默地抬起另一头。


       接下来的几天估计都要在加班里度过了。


       威廉善解人意地给奈布创造了私人空间,把驾驶座的位置腾给了这位不爱说话的朋友。


       而艾米丽也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在随身笔记上写着接下来的解剖计划,狭小的驾驶室只能听见引擎的发动声和钢笔划过的沙沙声。


       夜幕低垂,街道上的灯光也逐一亮了起来。昏暗的灯光透过车窗落到女士的身上,像极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女郎,冰冷的轮廓也柔和了几分。


        奈布用余光打量着一心工作的医生小姐。他一向不善言辞,行动多过于言语,被局里的大家戏称为“沉默先生”,。到了这种时候,他却恨不得能像克利切一样,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找出些有趣的话题。


       “奈布先生,怎么看这件事?”还没等奈布找到话题,倒是艾米丽先打开了话匣子。


       “从随身物品看,像是刚从赌场里出来,说不定是谋财害命。”奈布本能地推测道。


       “不过我更好奇……凶手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艾米丽合上笔记。


       “侦探先生会弄明白的。”奈布踩动油门。


         


       侦探站在法医室的门口,脚下的皮鞋踩着爵士乐的节奏。


       他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外出笔记,里面记载了案发地和尸体的情况。


       照片则是受害人的随身物品,是几枚某个赌场特有的砝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物品。


       “哒哒哒……”侦探抬起头,看向姗姗来迟的海伦娜小姐。


        “尸体已经带回来了吗?”海伦娜询问道。


        “艾米丽正在进行解剖,死亡时间还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


        海伦娜点点头。她的能力是能提取死者死亡时的记忆,但是前提是死亡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


       盲女小姐推开法医室的门,艾米丽正好完成了工作,将沾满血的橡胶手套扔进托盘里。


       “晚上好,艾米丽。”海伦娜的盲棍敲击着地面,向自己的好友打着招呼。


        “晚上好。”艾米丽揉了揉右臂。


          “现在结果怎么样?”海伦娜摸索到了尸体的右手,缓缓握紧。


         “……不太乐观,除了能提取到死亡时间和死因,找不到太多有用信息。”


        黑暗的世界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海伦娜能清晰地看见他走在路上,脚步欢快。


        “他的心情很愉快,似乎是遇见了什么好事。”海伦娜赶紧跟了上去。


        突然,他站在原地,拼命地挣扎起来,像是一条脱离水域的鲜鱼。


        “然后有人袭击了他。”海伦娜走上前。


          很快,他的身体彻底软了下来,掉落到地上。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艾米丽上前搀扶住有些虚弱的海伦娜。这项能力虽然很强,但是会消耗大量的体力。


        “我没有看见凶手……”海伦娜揉了揉额头,“应该是在远程杀害了受害者,具体能力还不是很清楚。”


        “先好好休息吧。”艾米丽将原本用于加班提神的热可可端了过来。


         “我先把报告给侦探送过去,待会我会叫艾玛过来送你回去。”艾米丽起身。交完解剖报告不代表可以休息,她还要跟着侦探他们开会,讨论案情。


         汗水划过海伦娜苍白的面颊,她握紧带来温暖的马克杯 ,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去警察局提取受害人资料的克利切也回来了。


        “和艾玛小姐一起出外勤怎么样?”侦探先生打趣道。


        克利切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那当然是——”


        艾米丽推门而出,很不留情面地打断了克利切想要吹嘘艾玛小姐的长篇大论。


        “解剖报告,艾玛现在在吗?海伦娜身体太虚弱了,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艾米丽看向克利切,“应该就在楼上,我去找她。”


        克利切望着医生离去的背景,原本挺直的身体瞬间颓废下来。他原本还想约艾玛小姐一起去她的花园聊天来加深感情,看样子是要泡汤了。


        “侦探先生,我们一定要快点抓住这个凶手。”克利切想到艾玛小姐,他又振作了起来。


        “好的,所以先从加班开始吧。”侦探拍了拍克利切的肩膀。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分析与捏他】艾玛·伍兹

yes!

扫去来日:

/有部分借鉴群里大佬的认知,大概是耳濡目染?不过对稻草人的意义扒这么多的应该我是首例?/


“请问,您看见我的稻草人先生了吗?”


因为童年时期事件的过度刺激而失忆,很可能发展成某种精神疾病,之后被送往白沙街孤儿院,在那里遇见克利切。为了拿到那笔装扮自己“梦中情人”的巨款而参加游戏。
注意这里的失忆不是指记不清当时的事件,从人格推演来看艾玛记得住大概,但因为当时年纪小不怎么懂。她只是,记不清那些人的脸。
不认识里奥情有可原,因为变化的确很大还绑了混淆视听的绷带,可能只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从她的反应来看,完全不认识弗雷迪·莱利。而律师的变化是真的不大。【莱利刚一见艾玛再见到监管者里奥还吓得要死xx】


对稻草人有出乎意料的执着,是梦中情人般的存在。因为参加游戏的原因就是能好好玩换装play。
自己的私设是,稻草人是代指一个人,但也并不是那个人。这个人就是里奥。对于女孩子来说,父亲是从小到大接触的最亲密的男性,梦中情人的标准难免朝和父亲类似的方向发展。再加上艾玛感受父爱的时间也顶多十几岁...可能就是一丢丢的恋父情结,和恋母情结是一个道理。
总的来说就是草人是梦中情人没错,但有里奥的影子,也寄托对缺失的男性之爱【爱情和父爱】的渴望。
私心说一句话,我觉得老父亲没被夫人和莱利联手卖之前,是个非常好非常传统意义的父亲: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干活,有些沉默不怎么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大多数时候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默默地守护自己的妻女。会去帮艾玛教训欺负她的混小子。但是也别因为这个就diss贝克夫人和莱利,夫人估计是一时被莱利的花言巧语说昏头了,官方那个【坏女孩】PV里面就是她,貌似挺自责的。莱利就是剧情需要啊,当时这么黑的律师和法官其实比比皆是。


所以艾玛小姐的择偶标准是长的不赖可以让她换装play还有里奥老父亲一样沉默的呵护。你们有没有人报名啊bushi


看起来比较活泼。脸上总带着微笑,有时富有冒险精神,向往恋爱,幻想与世故并存的这种感觉?其实切开了是黑的也说不定。


关于cp向:
自己近乎是杂食党所以哪对这会儿觉得带感写哪对。下面先写一写目前官方有实锤的两对的理想相处模式,底子都在这儿雷都布出来了,你可以不要踩!


1.厂园
可能因为目前一些让我想说...大概意思就是,里奥会黑,但黑不到目前文里这种地步。除非他绝望的人设崩塌。里奥自己估计都罪恶感MAX+接受不了乱lun这点因为大家站我就不说了orz
我心目中的厂园,就算是cp向也寡淡的像亲情向。就像温水,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很解渴很绵长。就算经历了这么多事儿,里奥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陪伴式爱情。沉默寡言的性子也没改,依旧老父亲标配。鼾甜日常可能会有,但最多的肉体接触估计也就是早安吻。他们的感情更多的在心理状态←这样的。


2.社园 
这对儿是官方实锤,不过是克利切的单相思,艾玛没什么明确表示。就算是克利切,我也比较偏向暗恋。你看他人物介绍里“奖金和艾玛小姐两个都要”,说的万丈豪情,实际上到了表白时刻还是磕磕巴巴半天蹦出一句我今天肚子疼。【???】对于克利切来说,就算脸皮再厚再不要面子也不能是在艾玛小姐面前,不过艾玛的人格推演里表明,可能已经看见他偷东西了emm这大概也是艾玛这么久没有给个回应的原因。可能是不想帮助坏人但是克利切的确待她不薄,这样的谜之矛盾心情。不过我觉得如果艾玛提出来,为了她,克利切能金盆洗手也说不定?
嘿嘿嘿能看到这么纯情的克利切真好啊。


3.园草
这对是官方最大的实锤——当当当!就是艾玛x稻草人先生!
梦中情人什么都依自己的来,衣服随便换姿势随便摆。所以有没有大佬画稻草人拟人呀buni


暂时存这么多,开服再战人格推演随时完善补充。

大家,如果下个月你们见不到我,那估计就是因为我进了阿鹤肚子里。

烹鹤:

祝贺我自己终于臭不要脸地找到了专画 @日日夜夜。
是个很可爱的人,有对象了
他将会陪我在一个月内填完一份问卷
如果填不完我会把他炖了来吃
就像我上一个专一样

群里的活动,为了不让别人猜出来是我画的所以改了画风,结果最后只有米弧认出我了哈哈哈哈哈哈!!!!!画的是瓦尔莱塔小姐姐。为了证明我还在圈里......。(最后发现自己忘记打tag,赶紧补上一个。

【少暗】我这一杖下去你可能会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Sin:

#少暗bl
#暴力和尚炸毛暗香
#段子向
#醉马扬鞭


【1】


冬末的寺中尚有些许余寒,长袍不厚,除过杂草后直起身子,风一起,透进骨子里的凉。


眯眼,觉察风中气息,面不改色迎着来者方向踱去。


眼前空气突兀扭曲,一点寒芒先亮,而后看清刀刃后的人。


面容被长发遮了大半,一双眼煞是好看,眼尾上挑,杀戮的意志让人无法忽略,还有……


使他暴露的血腥味道。


扶正方才对方现身不小心磕歪的帽子,弯下腰,虔诚的放下一束植株,单手竖于鼻下胸前,道了声“阿弥陀佛”。


身边人一滞,随后暴怒,捡起地上的东西劈头盖脸一顿砸。


“死秃驴你拿野草祭我!?”


“施主眼下身负重伤,切莫如此跳脚,伤及筋骨日后能否完全恢复,怕是难说。”


“那你还不救我?”刀刃逼上脖颈,“佛渡众生,你要么渡我,要么死。”


闭了眼睛,面色无惧。


“贫僧法号,不渡。”


【2】


说不救就是不救,但这并没有让那位暗香弟子离开少林,恰恰相反——


他赖在这儿了。


“死秃驴,明明没一个人看着你,你站得这么直做什么。”


犯不着动脑子都知道那人隐了身形蹲在一旁枫树枝杈上悠哉,眼下倒也清闲,便应他话。


“佛在看。”


“佛?”他难得没有嗤笑出声,反倒是一副思索的样子,半晌,他问——


“佛可晓得人间百态?”


“佛知晓。”


“佛可晓得民生潦苦?”


“佛知晓。”


“佛为何不渡?”


侧头抬眼望去,对上那人视线,是与初识不同的认真。


“皆有因果。”


【3】


出家人,志在天下大义,每日行侠,以除邪。

策马行过点香阁,过百花丛而......

“哎呀你个臭小子,撞倒我了!”

暗香在旁幸灾乐祸,“掏钱吧和尚,酒劲儿要过了。”

闻言不为所动,下马竖掌于胸前,毕恭毕敬地微俯下身。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快快请起。”

“不给钱我就不起!”

“贫僧手无余财。”

“那我就赖着了!”

“贫僧这佛杖不长眼,今日要将施主打出个三长两短,贫僧先道声失礼了。”

暗香见势腾地下马上前一刀抵住了佛杖,面色诧异。

“和尚,出家人不是忌杀生吗?”

“出家人,亦不打诳语,说打出三长两短,就不能打成两长三短。起开。”

占个tag

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活动看上去贼好玩

求你们别喜欢别推荐有事评论:

群里清了一波潜水的,现在搞个小活动x
所以来宣群,只允许来参与活动产粮的太太加www
欢迎加入低调行事优雅产粮,群聊号码:685268962


活动暂定如下

画手/文手太太们分别模仿自己喜欢的太太的画风/文风进行创作(也可以画手写文,文手画画),让各位来猜分别是谁的作品,创作主题仅限第五人格


奖励方面和时间目前待定x先确定玩的人数ww
不过还是不要抱有特别高的期待emmmm
顺便群里部分太太其实都很好玩可以随便勾搭bushi
不要搞事情就成emmmm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妈啊

密骨再生:

拔杯傻叼操作短漫两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