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hiteo

我是不高兴。
我的朋友是没头脑。
因为我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了。
因为我不高兴。

感到痛苦的理由总是渺小而微不足道。

拥有什么情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感,自己也说不清楚。

真想把大脑剖开看看啊。

无论平时做着什么事,总是习惯性在心中用第一人称描述着即时发生的事和内心的想法,就好像是在说给自己身体里另外一个人听一样。

难道痛苦不应该是平等的吗?无论是我的痛苦,还是你的痛苦,还是他的痛苦.....无论是丢了东西的痛苦,考砸了的痛苦,被打骂的痛苦,都应该是一样的痛苦啊。没有人能站出来对某个人说:“你为什么会痛苦呢?这件事并没有多严重啊。”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导致负面情绪的因素总是不同的。但是没有人能够评判你是否“应该”感到痛苦。如果连拥有一种情绪都得需要一个资格,这未免太可笑了。

今天我丢了东西,就是想哭啊。

今天我被批评了,就是想哭啊。

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我就是想哭啊。

不行吗?不可以吗?如果不理解我为什么会难过,我也并不奢望你能够理解,只是希望你不要对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干嘛要哭?”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哭。我也已经努力乐观了。


从没想过像我这样的烂人还能被拯救。
他们给了我一次机会,而我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我不能再错过了。
同学说,不推荐我去学美术。要求太高,你文化分可以考的很好,没必要。
我只是笑笑。
我当然也想过这些东西也想过放弃,但现在我只想一头往前冲,抓住了救命稻草就不能放手。
今天重新排了座位。我是班上倒数第五名。班里按成绩来选座位,我的同桌晃着我说:“我一定要和你坐!”我说好。但是我俩排名差距太大了,她替我占好了原来的座位,但那个位置被别人选了。我坐在了与她相距三组的第一组,像是天与地的距离。可能有点难过吧,但我不能说什么。下次争取考好,就能自己选自己的座位了。虽然还是有点想哭,但是忍住了。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哭的。
班主任选我为这一组的组长。她说,我相信你能有这个能力做好,你可以进步很大,所以你要自己监督自己,大家也会监督你,我也会监督你。
她对全班同学说:“我相信她,她是很聪明的孩子,我也会帮助她,拯救她,将她打造成文科尖子生。虽然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同样支持,希望她能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一直走下去,有个美好的未来。我也希望班上所有的同学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班主任给了我这次机会,让我不要放弃自己。
我不会放弃,我要努力,为了那个美好的未来,为了能够有能力去爱别人,为了以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公园广场空无一人。昏暗的路灯照着由鹅卵石铺成的路,夜已经很深了。

迪亚坐在长椅上,手里拿着用牛皮纸袋装着的面包,刚拿到手中时它还冒着热气,现在已经变得冰冷。

他感受不到风的流动,月亮被厚厚的云层挡住,像是静止的油画。没有行人,没有鸟儿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这个世界沉睡时,只有时间在走动,但他却感觉一切都停止了。

真是个奇怪的想法。

迪亚甚至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后来他明白了,这是孤单。他是个机器人——他曾是个人类。他具有自我意识,有着感情,有着思想。尽管表面与普通人类相差无异,内里的构造却与人类千差万别。

也许快要过去了一个世纪了。上一次他睡着再到这次醒来,时间从不等人。在他沉睡时,时间仍在走动,一切也都在发生变化。现在,时过境迁。

这个陌生的城市,那些来去匆匆的人们,一切欢声笑语,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仿佛都与他无关了。人群中没有一人是他所熟悉的面孔。迪亚被这个世界无声的排挤在外。

这个世界以失真的面貌呈现在他眼前,像是没有拍好的照片。有时他会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死在了实验过程中,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的梦境——假设死人也会做梦的话。

他们告诉他,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他只是还没适应过来。这个社会节奏很快,但他有着无限的时间,可以去慢慢适应。渐渐的,他的确开始相信这是个真切存在的世界,但孤独感总是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他睡得太久了,久到忘了怎么跑步。而大家都在飞奔,他却只能呆望着他们的背影。真是令人沮丧啊,他无法追上他们,他们也不会为他停留。

一切都变得太快了。

而迪亚·阿诺德,这个被这样命名的,可怜的人(或是机器人?),他唯一需要对抗的,是孤独。但孤独感像是在不停上涨的潮水,他的灵魂沉甸甸的被它填满,然后溢了出来,水流将他包裹住,将所有嘈杂喧嚣的声音隔离开来。他只能听见那水流淌过自己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时的咕咚咕咚,咕噜咕噜的声响。

迪亚行走在宇宙中央,无论往前,往后,往左还是往右,这一切都在照常运转,太阳仍在升起又落下,这一切都不会终结。


一个不算好的开头。

我在睡觉,迷迷糊糊的醒了。

朋友问我:“你醒了?”

我说:“嗯,我还要再睡会儿。”

朋友说:“这两包泡面我能不能拿走啊。”

我说:“给我留一包吧,我也要吃。”

朋友说:“我也挺想吃的,这一个月都没吃过几次......”

最后我说:“那你拿吧,我想吃我自己再买好了。”

然后我好像又睡着了。


我因关门声惊醒。朋友走了。

房间里很暗,窗外太阳快落山了,但还是撒下了淡淡的光照亮了书桌。我又变成了一个人。

突然孤独感扼住了我的咽喉。我很想哭,这种感觉让我很压抑。我躺在床上呜咽着哭了出来。

这并没持续多久。我很快停止了哭泣,开始起床穿上了衣服。

我看见敞开的书包里一位同学送我的荧光棒棒糖在房间里发着光。


这是个很不像样的开头,我终于下定决心记录一些琐事。其实记录下这种情绪是很难的,因为回忆那段时间会让我再次感到难过。但我坚信这样的记录也许能对我发泄情绪有所帮助。我正在尝试着这样的方法。虽然只是打字而已,但我仍然感到鼻子酸涩,眼睛里也渗出泪来。

我一直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却总是说不出口。如果要把所有想说的说完,这实在不是一言两语就能完成的。既然是个开头,就先从简单的片段写起吧。

至少我还想说。到哪天我不再想说,对谁也说不出口的时候,那我大概就真正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吧。

希望我能坚持记录,这样至少能在我死后留下些什么痕迹。不过我也更希望我以后还能再回顾现在写下的文字,然后感叹一句“虽然当时很难,但终于挺过来了,一切都变好了”。

如果有人看见这篇文章,不要点赞,不要点推荐。如果你能体会我的痛苦,对我的痛苦感同身受的话,欢迎评论或私信。如果你不喜欢看这些矫情文字,请把我拉进黑名单。

就这样,谢谢。


哭了,这是什么神仙啊!!感谢双生给我画的图,我....先嘤为敬,嘤嘤嘤。

一个置顶。

谨慎关注。这个博客里的所有内容会不定时清理。目前用作记录和瞎写东西。欢迎取关。